於保法教授:您好!您上次五四講座,有一對華裔夫婦也來聽了,女的叫三妹。三妹家族裡有六位患腫瘤離世,她是典型的談瘤色變。您講座時說的一句話,對她產生了關鍵性的影響,如今不再談瘤色變了。
  您說:“戰勝恐懼的最好方法就是行動,怕什麼,就要直面什麼,不能逃避!”
  三妹聽了您的話,回家後做了兩件“直面而不逃避”的幽默事情。
  第一件:奇特的監測。那天,他們到郊外休閑,車停下來,三妹叫老公別下車,自己繞道車後備箱,很快抱了一堆東西回到副駕。她取出一個聽診器掛到老公脖子上,然後取出一個秒錶放到老公手上,爾後又遞上簽字筆和一張表格,最後抽出一張A4紙,固定到一個小木板上,安放到前窗玻璃處,上面寫著大大三個字:子宮瘤。
  三妹對老公說:“肝、肺、胰腺……所有的實體腫瘤都有,每個一張,完全無序的。每個我都看它三分鐘。你掐秒錶,用聽診器聽我的心跳,看看到底是身體的那些部位要出問題”。
  三妹將聽診器末端緊緊貼在胸前,眼睛直直的盯著目標;老公靜靜的聽她的心跳,數著跳動次數,到時間就掐掉,然後填表,周而複始,持續了整整兩個小時。
  整理出來的數據是比較有趣的。肝肺胰的數據比較一致、子宮卵巢乳腺比較一致,搞笑的是睾丸腫瘤居然最高。這成為日後她老公逗她的笑柄。
  第二件:給螃蟹紋字。螃蟹被一個透明的塑料盒反扣著,塑料盒面有一個鏤空的地方暴露出螃蟹的背部,三妹就用紋繡工具在上面一筆筆的划著,發出吱吱的聲響。
  “我在給它們取名字呢”,三妹對老公說。老公這才看見桌旁有個景觀陶盆,盆里有淺淺的水,光滑的鵝卵石,和披著苔蘚的微型假山。好多螃蟹的背上都刻好名字了,全部用腫瘤字命名:肝腫瘤、卵巢腫瘤等等。
  “你知道古希腊學者希波克拉底怎麼描述腫瘤的嗎?”三妹說,“希波克拉底將腫瘤命名為螃蟹,可能來自於惡性腫瘤的錶面形狀。惡性腫瘤通常有一個堅實的中心,然後向周遭伸出一些分支,就像螃蟹的形狀。腫瘤不過就是螃蟹嘛,你看我怎麼征服它!”
  三妹手拿一支竹筷子,開始她的征服之旅。她將肺腫瘤掀翻,看著它,等待它掙扎著翻身回來。它將肝腫瘤掀翻,看著它,等待它掙扎著翻身回來。她就這麼樂此不疲的掀翻,掀翻,覺得很過癮。
  通過這兩次“直面”事件,三妹真的就不再談瘤色變了。
  教授,您的講座,讓大家受益匪淺,謝謝您!此致,敬禮!
  ——患者秦洪
  北京保法腫瘤醫院
  400-651-6619
  地址:北京市昌平區沙河王莊工業園東50米(昌平線沙河地鐵站下車,換乘昌52路、670上東廓線至王莊工業園下車向東步行50米)  (原標題:海外患者致留美腫瘤專家於保法教授)
創作者介紹

傳媒

cy09cydw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